快捷搜索:

他也没指望永远能守住但是为自己主公多拖延些

 
    马岱一看,心里苦笑,心说可也真是命苦啊。看文聘他们这样儿,这今日说死就不想让自己上去了呗。
 
    行,自己再努努力,看看能不能登上城头,要是实在不行的话,那么也没有办法了。自己倒是不怕什么,可这徒劳的事儿,那还是别做更好。虽说今日己方还占着优势,但是自己上不去的话,那么就算己方士卒上去多了,最后下场也不过是非死即伤。好的话,被对方给打落城池,要是能不受伤,那就是最好的了。
 
    结果马岱是咬着牙,再一次登上了云梯车,结果上面的零碎儿是哗哗往下落。马岱没办法,只能是再一次跳了下来,心说行,这对方要按照这么下去的话,自己上不去,那么对他们来说,肯定是好事儿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确实,文聘今日还就盯上马岱了,果然在他和士卒的努力下,是没让马岱上去。
 
    后方的马超看到了如此情况,他是微微皱眉,心说这文聘是盯上伯瞻了,就是不想让他上去。哪怕己方士卒已经都上到城头一些人了,但是他是没去管,都交给他们城头守卒去了。可见其人今日是死了心不想让伯瞻上去了,可己方上了城头的士卒呢,最后下场也不怎么样儿。没有马岱这个主将在城头,他们确实也是,玩不转啊。
 
    这在马超看来,倒是挺正常,己方士卒可还没有那么过于强悍,主将不在城头和主将在一样儿。至少攻城的时候,还没这样儿,要是如此的话,那有没有主将,还有什么用了?己方还没达到那种程度,要不然的话,凉州军不早把对手都给灭了?
 
    而显然文聘也更是知道这个,而且他宁可冒着城头凉州军上来的越来越多的风险,他也不想让马岱登上城头,这可绝对是少见的。毕竟要是城头的凉州军士卒越来越多,当和城头的人马差不多,甚至超过他们的时候,这时候零阳还能不丢吗。
 
   
 
    但是对文聘的想法,其实也并不难猜到,至少他也算是在赌,赌的就是马岱上不来,而且凉州军士卒也不会上来那么多,然后马超就会收兵了,不会这么一直僵持下去。
 
    毕竟文聘心里清楚,这攻城,对方士卒都上来了,己方士卒是有伤亡不假,但是凉州军死伤的就少了?所以以文聘听闻马超其人的性格,他为了士卒,他不会再让士卒那么死拼,一直持续不断的进攻的。他认为马超还不至于那样儿。
 
    如果说马超就这么一直进攻零阳,当死伤的凉州军士卒到一定数目的时候,文聘不认为自己还能守得住城池。但自己也不得不说,马超会那么去做吗。如果真要如此的话,他凉州军得死伤多少人,那可不是几千人的事儿了。毕竟这可不是野战,而是攻城战,并且是他们来进攻,己方可是守城的。
 
    所以文聘就在赌这个,如果马超真是和传言一样儿,那么自己基本就对了,要不是的话……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发现马岱是登不上城头了,毕竟文聘不是饭桶,在他和士卒那么严防死守的情况下,马岱自然是不行。别说是他了,就算换成是吕布来,估计也不行。
 
    毕竟那么多人防着你一个,这你还能好了?而且人家的零碎儿齐全,城池高大,绝对不是你想上去就能上去的。之前能登上去,是因为文聘还得估计其他等上来的凉州军士卒,可此时他是不管了,就专门盯着马岱,这马岱还能讨得好处吗。
 
    马超对士卒道:“鸣金,收兵吧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郭嘉则是看了眼自己主公,没多说什么。他自然清楚,自己主公是下定决心了。如果是郭嘉自己的话,他则认为,只要这么一直进攻下去,那么己方肯定能破城。当然之后的伤亡,就不用多说了。几千人肯定是不用想了,必然要超过这个数。
 
 
第五〇六章 擒信使一封书信
 
    文聘是什么水平的将领,不用说太多。txt小说下载80txt.com尤其是零阳,还是个城墙高大,且很坚固的这么一个大城,所以肯定不是作唐那小城所能比的。
 
    是,当然作唐也有三千人,而零阳有五千人。可这从表面上来看,是差了两千人,但是在守城这方面,可不是差了两千人那么简单,这差距了大了去了。
 
    不说别的,就说人家五千人,都和你同归于尽的话,你都得损失五千人,而且还有个文聘呢。当然了,这事儿不可能,不过按照如今的打法,己方损失五千人的话,郭嘉认为那都是少的。真要这样儿的话,己方都得偷着乐,自己主公也绝对不会让士卒鸣金收兵。
 
    别看你战力不错,但是人家占据着城池,那可不是白占了。要不然的话,直接拉出人马来和你野战,那多好啊。可为什么他们就窝在城内不出来呢,是,第一个他们人马没你凉州军多,战力也没你凉州军强。
 
   
 
    可最为重要的,说起来还是,就是人家在城内,那才算是占据着优势。除了城的话,那可就什么都没有了,不是吗。
 
    文聘还没那么傻x的认为,凭借自己五千人马,就能抵挡得住马超的凉州军。那做梦都梦不到啊,可以说干脆是想都别想。
 
    所以除了坚守城池之外,还有别的路吗。如果还有更好的。文聘可能不用吗。就因为没有了,所以也就只能是这样儿了。
 
    并且他的想法是。不是说自己就一定要守得住零阳,他也没指望永远能守住。但是为自己主公多拖延些时日。他自认为自己还是能做到的。当然了,这个前提还是己方士卒能尽力,也别中了人家的计策什么的,这样儿的话,他相信自己还是可以做到的。那么要不这样儿的话,那就别说什么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马岱是不甘心地看了城头上的文聘和汉军士卒一眼,然后是头也不回地走了,当然他还没有忘了让己方士卒也跟着撤退。<strong>txt电子书下载Http://wWw.80txt.com/</strong>
 
    可是他这个憋屈啊,说起来比昨日和前日还要憋屈。就因为这文聘是盯上自己了,这他要不这样儿,那该多少。可马岱他也清楚没,这事儿别想了,人家怎么样儿,你能指使动吗。虽说自己是,憋屈,可也有好处,好处就是。自己感觉没有那么无趣了,这碰到零阳城,或许也算是一个挑战吧,就是这样儿。
 
    一路上马岱都没说什么。最后直接就跟着自己主公回了大营,进了中军大帐。
 
    看到众人坐下后,马超对马岱说道:“今日战事。倒是不怪伯瞻。说起来这文聘却是急得不行了,算是兵行险招。哪怕我认为这是要不得的。但是其人也算是算到了我的想法,所以今日被其逼退。也没什么大不了的!”
 
   
 
    稍微停顿了一下后,马超接着说道:“古人言‘胜败乃兵家常事’也,想想确实如此!不过我军只是暂时被逼退,说起来还没有最后的失败,因此,还望各位能在今后的战事中,尽全力施为,争取早日拿下零阳!”
 
    “诺!我等牢记主公之言!”
 
    马超笑着对众人点了点头,那意思就是说,我还是很满意的,你们说得挺好。不过这话他不能这么去说,但是那个意思,众人可都明白了。
 
    “各位先休息一下,咱们稍候再说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就在众人还在休息的时候,只见探马来报,“报主公,我军抓到魏延军中信使一人!”
 
    马超和众人一听,全都来了兴趣,魏延军中信使,莫非是要给文聘送什么信的不成?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对探马说道:“把人带上来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探马下去带人,马超则对众人说道:“各位,反正攻城刚结束,咱们也都闲着,倒是不如审问一下这个信使,如何?”
 
    众人不少都是一笑,然后拱手齐声道:“诺!谨遵主公之命!”
 
    他们确实也是,没有什么事儿做了,回到自己大帐后,也是休息。所以还不如怕信使被擒,所以特意派来个哑巴似的。当然他也知道,这对方自然不是哑巴。要不之前人家还会哼哼呢,这可不像啊。
 
    结果一听自己主公的话,崔安是没忍住,扑哧一下笑了,而受他影响,也有几人是面带微笑。不得不说,自己主公的话,在他们看来,挺有意思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不过马超一看几人笑了,他把眼一瞪,那意思你们都忍着点儿,憋着,别笑了。此时他则心说,这自己营造的氛围,就这么让你们给破坏了。你们这么一笑,这不是影响我发挥吗。
 
    这时候给马超整的,他倒是也想笑了,不过他是忍住了,所以自然是没笑出来。
 
    可听马超这么说完,再看到有人笑,这个信使就不干了,说自己是哑巴,自己不会说话吗?因此他先是对马超冷哼了一声,“哼!”
 
    然后说道:“大爷不会说话,笑话?”
 
    马超一看,是双眼微眯,说道:“你还挺横!这是什么地方?你不知道?”
 
    信使扫了马超一眼之后,就又把头给别过去了。马超也不和他见识,直接拿起来之前士卒从对方身上搜出来的信,是魏延写给文聘的信。
 
    马超看到后,做到了心里有数,然后便把信给了郭嘉,之后是依次传阅。
 
   
 
    此时马超看了眼那位大爷似的信使,他吩咐道:“来人,把此人带下去,严加看管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凉州军士卒进了打仗,把这信使给押下去了。他们离开后,马超对众人说道:“不知各位看到此信后,觉得如何?”
 
    马超想听听众人的观点,看看和自己一样儿不一样。他此时心里有个想法,不知道别人是不是和自己一样儿,所以此时他是有此一问。他也确实想听听,众将都是什么意见。至于郭嘉和费祎,他倒是想最后听听他们的说法。不过想来他们的心里都有数,自己也算是了解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